Posted on

建南侯府的旧宅,赵琇几乎没有印象了,记忆中只有那个陈旧破败的院子,三间正房两间侧厢,几棵大树掩着两间仆人住的小屋,院子里长满了草,墙根下摆着张氏种的几盆花。那年秋天,桂花的香气弥漫了整个院子,菊花也开始打苞了,秋风吹来的时候,小小的黄色花苞一摇一摇的,在阳光下显得分外可爱。

离开侯府的时候,赵琇先后被抱着母亲和奶娘珍珠嫂的怀里,直接在宅子里上了马车就出府了,对侯府大门是什么模样的,还真不知道。今日和哥哥一起陪着祖母来到侯府旧宅,在大门前下马车的这一刻,她才第一次见到了这座小时候曾经住过的府第。

广亮大门,八字墙,门柱上掉落的红漆和彩漆显示着它曾经的风光。虽然已经废弃多年,但当年用的木料、砖料显然都是极好的,工匠的技术也十分过硬,从那长草的墙头,还有门梁上的彩画,就可知当年建这座建南侯府,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绝不是一般大户人家可比。若论门面,比奉贤的老宅不知要豪华多少倍。

八字墙前是个临街的小广场,算是建南侯府的私家用地,地面一色四方的青石板,板缝间的青草已经长得老高。两侧八字墙脚下,各添了几块大小形状不一的石块,表面都磨平了。在赵家人到达前,这里坐着几个住在附近的老人,聚在一处闲磕牙,据说有时候还会有过路人在此歇脚。

张氏站在大门前,抬头看着上头空空如也的梁柱,还有檐头下的蛛网,眼圈已经红了。

赵玮也是感叹万分:“我小时候只在这里走过两三回,其余时候跟着爹娘出门,都是走西边侧门的。如今想起来,才发觉它原来没有记忆里那么高大宽敞。想必是因为那时候我个子太小的关系。就觉得这门象山一样大。”

赵琇有些好奇:“西边的侧门?”

赵玮笑了笑,指向大门左侧:“那边过去七八丈左右,还有一个门,比这个小得多了。算是侧门。平日家里人或是下人进出,都是从那里走的,省得动不动就开大门。其实咱们家这座府第,原是两三个宅子合在一起建成的,这座大门里进去,就是一个大宅子,东路有一大半是这大宅的花园,后面是另一户人家的宅子并过来了。西路则是另一户人家的宅子。这些宅子原本的主人,不是在清兵入京时被杀了,就是做了卖国贼被查抄了家产房屋。太祖皇帝论功行赏。把这片地赐给了咱们祖父。咱们祖父又寻了样式程,这才建起了如今的侯府。西边侧门进去,就是一条长长的夹道,可通外院,亦可通二门。也比较宽,停得下马车。因此咱们小时候随母亲出门,都是在那里上下车的。”

赵琇忙走出几步,眺望西面大路,果然二三十米外有个小一点的门,想必就是这西边侧门了。不过无论是哪一个门,她都几乎没有记忆。赵玮说侧门有夹道直通二门。地方也比较宽敞,因此可以让府中女眷在宅子里上下马车。对于这件事,她倒是隐约有些印象。小时候珍珠嫂抱着她跟随在祖母张氏与母亲米氏后面离开时,确实是在出了一道门后,便在一条长长的夹道里上了马车。

兄妹俩说话时,张氏结束了对往事的缅怀。回过头来微笑:“说那么多做什么?直接进去瞧,岂不更清楚些?”

赵琇与赵玮对视一笑,一人一边扶着张氏,迈步朝广亮大门内部走去。

进了大门,迎面就是一个影壁。上面刻的是一只猴子坐在一匹马上,脑袋旁还飞舞着一只蜜蜂。赵琇一看,就猜到这是“马上封侯”的意思了。想想自家祖父当年封侯的来由,还真是挺贴切的。这石雕倒也雕得精细,虽然如今满是尘土,但整个图案依然非常清晰,不过影壁本身是栋灰砖砌成的墙,已经掉落了不少砖块,显得有些落魄了,肯定是要修整一番的。

清纯美女露香肩美拍图片好静谧

张氏看到这影壁,便叹道:“当年砌这影壁时,你们祖父在辽东打仗,回来时宅子都已经建好了,他看着就总是嫌这马驮的是猴子,好象在笑话他似的,想要换一个。但人人都说,这图案与他封侯的来由正好相合,还是留着的好。他想着横竖一年到头在家也没住几日,也就罢了。到得后来告老,在家休养,天天在这里过,就越想越嫌弃,总跟我念叨着要换一个,我每次都劝他打消念头。如今这墙是一定要重砌的了,倒不如就此换了也好。你们祖父确实是因军功封侯,可泽哥儿袭了爵,再用这说法就不太合适了。”

赵琇听了,再看那影壁,想想马上驮的是猴子,而自家祖父又是“马上封猴”……她忍不住笑了,怪不得祖父看着会心塞呢。

赵玮也笑吟吟的,问张氏:“那祖母觉得新影壁上刻什么好?”

张氏想了想:“‘太平有象’就不错。”她又叹了口气:“先前逆党闹的乱子不小,但愿从此天下太平,百姓们都能得享安康,也是我们的福气了。”

卢妈跟在后面,迅速用笔记了下来。

影壁两面各有一个月洞门,右手边通往东路花园的门被关起来了,据卢妈说,那里常年都是关着的,除非需要在花园里摆酒宴客,又或是邀请外客前去游玩,才会打开来。因为花园连着内宅,若是开着门,很容易让外人进去。建南侯府昔日的男主人是武将出身,在内外有别这一点上,是十分讲究的,外宅内宅一定会划分得非常严格。

左手边的月洞门进去,是一个极大的院子,这就是正前院了,看着光是院子的面积就有差不多一百平方米,都铺设着平整的四方形青石板。赵琇还来不及惊叹,就看到院中乌鸦鸦跪了一地的人,看起来也有一百多个,她愣了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些想必就是赐还的旧仆了。

旧仆们的衣裳看起来都是统一的制式。按等级有些微的不同,却是十多年前建南侯府仆人的制服。有头有脸的大管家、管事们都不在这里,为首的是三四个中级管事,年纪最轻的都有四十来岁了。长着胡子,面上带着惶恐。他们恭恭敬敬地跪拜张氏,口称“老夫人”,叫赵玮“侯爷”,叫赵琇“大姑娘”,以最高的礼节向他们请安。为首那几个,还战战兢兢地感谢主人的恩典,因为主人没有将他们赶走,还让他们回到原来的住处,每日都供给饭食。实在是宽仁怜下。他们想起当年未有站出来反对前任侯爷的倒行逆施,都感到十分惭愧,想求主人饶恕。

这些年,他们都吃了不少苦头。赵炯失去爵位,接着又死了。家眷搬出侯府,只带走了心腹仆人,他们连着这座宅子一并被收归官中。房子可以丢着不管,可他们是活生生的人,需要吃饭喝水,养妻活儿,问题是。收没入官的仆人,没有工作的自由。大行皇帝起初是想着要把他们还给张氏一家的,因此也没下令将他们发卖,他们只得住在内务府指定的地方,每日照着上头的供给,吃不饱。却也饿不死。若是有外头的亲戚可以依靠,还能时不时周济一下,给他们送点东西。也有人贿赂看管的官兵,偷偷跑出去找些散活干一干,妇人们接些针线活做。帮人洗衣缝补,勉强可以过活。可许多人原本都是享惯了福的,哪里吃得了这种苦?几年下来,陆续有人死去,到如今就只剩下不到一百二十人了。

如今他们总算回到了原主人手下,松一口气之余,也有些惶恐。当年他们可是站在张氏祖孙的仇人那一边的,张氏祖孙会不会恨上他们,要将他们往死里遭贱?为了能让张氏祖孙消点气,他们这时候能表现得多么谦躬,就有多么谦躬,生怕一个不小心,引起了主人们的火气,他们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张氏是个心善之人,原先也曾经恨过这些仆从。她管家多年,这些人都是她手下调理出来的,为何就没有一个站在她这边的?但后来她也不在意了,下人哪里能选择自己的主人?牛氏与赵玦他们也没把这些人当一回事,不是么?

她淡淡地对旧仆们道:“起来吧。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今后好生当差,只要你们不再犯错,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如今侯府准备重修,有许多需要人手的地方,你们多多出力吧。等我们重新搬进来,自然会再安排各处人手的。”

众旧仆们闻言都松了口气,随即反应过来,主人家要等到宅子重修完毕,才安排他们的去处,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在这段时间内表现如何,直接决定着他们今后的位置呢?是体面的近身差使,还是低下的粗使人员,就看这一遭了!

众人彼此交换着眼神,竞争意识瞬间从心中迸发出来。

赵玮淡淡地吩咐:“都退下去吧,我要陪祖母看宅子都破成什么样了,你们别在这里碍手碍脚。”话音刚落,一百多个人就不约而同地磕头告退了,转眼间,大院子里的人就散得一干二净。

赵琇眨了眨眼:“还挺快的呀。”

张氏微微笑了笑:“大都是从前用过的老人,你祖父素来令行禁止,手脚略慢一些,是要挨踢的。”赵琇恍然大悟。

人走光了,正前院的全景也就显露出来了。

正面大屋五间,是供着祖先牌位及历代皇帝所赐物件、圣旨等东西的地方,宫中有旨,也是在这里颁发的,当年老郡公的丧事,也是在这里设立的灵堂。这里虽然名义上是正厅,实际上从来不用来招待客人。与正屋相对的五间倒座房,东头三间才是客厅,另外两间,一间是茶房,一间是账房。东厢三大间,说是外书房,里头空空如也,据说是当初赵焯读书的地方。西厢是杂物间,摆放的不是一般的杂物,接圣旨时要用的香案,逢年过节用来布置正堂的家具摆设,还有当年老郡公丧事用过的一些东西,都堆放在这里,原是想着离正堂近,搬运起来方便的。

这个院子除了两侧的月洞门,并没有其他出入口,院后直接就是墙,彻底与内宅隔绝开来。赵琇再一次明白了,所谓内外有别是什么意思。

穿过院子西面的月洞门,就可以看见方才在门外赵玮所指的西侧门了。门内先是有个小院,四面皆是门,除去南边的西侧门与北边的二门外,东西两边都是月洞门,东面是通正院的,西面是通往另一处大院子。

这座院子跟正前院差不多大,格局相似,不过所有房子都要窄长一点,没有宽檐,也没有抄手游廊,就显得院子更加大。院中没有半点杂物,地面也不是用青石板砌成,而是平整的黄泥地,竟然没有长草,院角处还立着石制的兵器架。这里是老郡公退休后住的院子,因此特别宽大,足以在院子里跑马。南边一溜儿倒座房,是昔日亲兵所居之处。再往西去,还有一个小院,却是车马棚。府里要用车马时,仆人们就会从那里将车套好,牵着马出来,到达西侧门内的小院,等候主人们上车上马。

张氏站在这个院子里,又陷入了回忆中,但这次回忆,更多的却是心酸。因为无论是老郡公过去住的正屋,还是收藏兵器的厢房,如今全都空空如也,那些昔时旧物,也不知去了何处。屋里到处都是尘土与蛛网,连屋后种的树,也都死光了,其中有株桂花树就是从前她和老郡公一起种下的。如今就算把房子修得跟过去一样,有些失去的东西,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赵琇也看着难过,轻声劝说她:“祖母,我们会想办法去打听,祖父的旧物都去了何处,您就别难过了。”

赵玮也道:“是呀,祖母。祖父是堂堂建南郡公,这里是他的居所,里头一应物件,都不是可以随便丢弃的,那些官兵小吏也没那胆子。兴许是当年负责查抄的官员生怕东西损坏,命人收起来了呢?内务府忙着国丧之事,暂时还腾不出手来清点要给我们家的东西。但大行皇帝有旨在先,他们是绝不敢欠着的。”

张氏低头擦了擦眼泪,回头对着孙子孙女勉强笑了笑:“我不难过。有些事不能强求。若你们能把东西要回来,自然是最好不过,若不能,也就罢了。”她捂着胸口,含泪道:“不管有没有那些东西,你们祖父的音容笑貌,依然会深深记在我心里。”

赵琇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咱们进内宅看看吧?我已经不记得小时候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了,祖母能告诉我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