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季非夜等于只是提了个建议,最后做主实施的还是沈氏,沈氏心里也有了想法,便暗暗下定了决心。

  吃过了早饭,季非夜去了一趟织云坊,定了二十套成衣,索性她记忆好,当场就把大体的身高胖瘦报了过去,十八套男装,两套女装。

  镇上的织云坊季非夜也来定过成衣,且出手大方,那小方掌柜对她也挺有好感,且她教会的其他人那种花样,拿到她这里来,转手卖出去相当吃香,为她赚了不少银子。

  因此她客客气气的招待了季非夜,顺手还给她打了个折。

  约了七天之后来取,季非夜便回到沈氏那边,在镇子上租了车,把买的东西尽数拉了回去。

  “昨天你那三姑姐过来了一次,见你家大门紧锁,就骂了几句走了。”

  季非夜正在收拾买的东西,闻言皱了皱眉,“她到底想干什么?”

  第一次来闹,季非夜可以理解为她想趁机占点便宜,后两次去找孟初春顶多当成她吃了亏不甘心,这到她家来又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孟初秋觉得她一个人在家,能占到便宜不成?

  “我记得你三姑姐嫁的梅岭坡的卢家,他家条件应是不错的,不过你三姑姐过来的时候,瞧着挺落魄的,脸上还带着伤。”

  “带着伤?”季非夜诧异,难不成那卢家是个势利眼,见孟初秋没娘家支持了,就拿她出气?

  这个念头只是在季非夜心头掠过罢了,具体的她也不想去关心。

   安静少女居家情绪写真图片

  就孟初秋那个性子,一般人也无法忍受她多久。

  只是那卢生也不是个好东西,以前知道孟初秋有娘家支持,还有个能考童生的哥哥,便对她客客气气的,继续纵着她,看到孟初夏他们远离这边了,马上翻脸。

  这两人是破锅配烂盖,正好一对。

  “不管她,我和她又没什么关系,嫂子你来帮我看看,我想裁几件里衣,这里衣和裁外衣有啥区别啊?”

  桂花嫂子也立刻丢下孟初秋的事情,指点了季非夜几句,随后桂花嫂子邀了季非夜去自家吃饭。

  “你这冷锅冷灶的,现做还不如去我那里吃。”

  季非夜也没拒绝。

  吃饭期间,张婶婶提起了铁根叔家的桂芳。

  “芳娘说亲了,男方是咱们下面的画眉村的,姓方,和咱们村凌义媳妇是本家。”

  季非夜倒是猜了出来,她之前偶尔听铁根叔言语里透出那么两句意思,所以这次才特地买了首饰回来,回头好给桂芳添妆。

  “娘,你还见到男方了?性情如何?”桂花嫂子家的妞妞也十四岁了,这两年正是要说亲的时候,她作为母亲,不免关注的有些多。

  “就站在外面看了一眼,模样倒是周正,行动之间也挺有礼貌的,我听在屋里的人说,那进了屋眼睛都不乱瞟的,是个老实孩子。”

  桂花嫂子点点头,想起平时方英的行事风格,竟生出去和她打个交道,让她也帮着妞妞留意的想法。

  一时间桂花嫂子和张婶婶的目光都在妞妞脸上溜了一圈,妞妞微红着脸,埋头吃饭。

  季非夜轻叹一声,这年代,姑娘们说亲都是家里长辈做主,遇到张婶婶和桂花嫂子这样的,也不过是让男女双方成亲前见几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