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下午三点钟,陈青云和水晶两人出现在部队医院,水虎的病房内。

  对于陈青云无顾狡辩在家里违反合同条款抽烟的事情,水晶特别查阅了一下合同,当得知被忽悠了之后,保持了沉默。

  她不想陈青云不开心,不为别的,只是她记住陈青云说过一句话:他不开心的时候手会抖。

  水虎现在认定了陈青云,这点水晶改变不了,所以她忍了。她不能把自己一时痛快的后果加注到爷爷身上,水晶愿意相信陈青云的鬼话,不是她笨,而是水虎在她心中的位置太重要了。

  “你的腿因为长时间血脉不通而导致行动不便,神经处于麻痹的阶段。当我用银针刺激穴位的时候会瞬间冲破障碍。所以在那个时候,会感觉到强烈的痛楚,如果忍受不住可以喊出来,但是绝对不能动。因为我一连要刺出十八针,任何一针出现差池,都将前功尽弃。”陈青云一边擦拭着银针,一边对床上做准备的水虎做解释。

  “你放心。我这把老骨头还抗得住。你尽管扎就是了。”水虎轻轻一笑,根本就没有当回事。枪林弹雨都挺过来了,这么点小痛还能难住他?

  陈青云笑着点点头:“爷爷的英气不减当年。看来那只战不死的老虎还活着。”

  对于水虎当年的事情,陈青云多多少少也从陈苍天那里了解一些。当初水虎参军的时候还是个愣头青。在陈苍天的带领下,这头从山沟子里面钻出去的东北虎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重伤不下火线,就是对水虎的最好描述。

  年轻的时候,身手还好。大家都喜欢拿他的名字来开玩笑,水虎岂不就是水浒,人如其名,如东北虎一样生猛,也如水浒传里面英雄一样刚烈,一身正义的匪气,那真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人物。

  同样作为军人,陈青云对老一辈人的奉献有种崇拜之情,个人一部分原因,家庭氛围也是一种原因。

  对于陈青云的赞扬,水虎十分的开心:“哈哈,我可是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外号了。听起来可真是亲切啊!现在我老了,能有你们这样出色的后辈,我走的时候也就安心了。”

  “有我在,爷爷想走,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好了,准备好了吗?”

   大眼睛卧蚕美女清新治愈系温暖图片

  “来吧!”水虎坦然应对。

  陈青云将一条毛巾塞给站在一边的水晶。

  “这个一会用做擦汗用的。”

  这个时候的陈青云收起了那种放荡不羁的态度,懒散的眼神也随之不见。现在的他是清澈如水的眼神,很淡定,也充满了自信,那是一种尽在把握的感觉。

  虽然没有王八之气一说,可是水晶在看到陈青云这种神情的时候,心中就生起了一种信任。没有丝毫怀疑会产生什么差错。

  当陈青云交代她任务的时候,伸出白嫩的小手接过毛巾,很从容的站在了水虎的旁边。这个家伙都能不紧张,自己就更加不能紧张了。

  “你站到那里做什么?”陈青云问道。

  水晶眨了眨她那明亮有神的眼睛,理所当然道:“不是你说一会很痛,爷爷也许会出汗。你给我毛巾不就是擦汗,有什么不对?”

  “擦汗是对的,只不过你的对象错误了。我是让你给我擦汗,明白?”陈青云指了指自己身边很近的位置:“站到这里。”

  “……”水晶郁闷的站到陈青云身边,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啊!刚刚护士明明要留下来帮忙,他非要让对方出去。现在需要人帮忙擦汗,居然让自己来,真是太会欺负人了。

  “护士太矮,擦汗的话会影响到我的视线。我可不想因为这么点小事让我百分之一百的治疗成功率就付之一炬。”陈青云怎么会看不出水晶的心思。

  水晶撅了撅嘴,没有再说什么。现在她开始有些懂陈青云了,这家伙不管做什么都是一大堆道理。还百分之一百的治疗成功率,明明这是第一次,还真好意思说。

  治疗开始了,陈青云变得异常的凝重,此刻全身心的投入到医生的角色当中。

  屏气凝神,手握银针,慢慢将手放到了水虎的大腿上,针尖居然在轻轻的颤抖。

  水晶看着这一切,真是大喊一声:MYGOD!大哥,你心情好的时候,也抖啊!可是,这个时候她不敢说话,万一让陈青云分神就更加麻烦了,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只不过在她的心里已经将释迦摩尼,耶稣,上帝等等大神膜拜了一遍。

  陈青云抬手,第一针完毕,所用的事情远非想象中那么短,至少持续了一分钟左右才抬手,银针在水虎的大腿上居然还在轻微的颤动,好像有了生命一般,令人惊奇。

  “擦汗!”陈青云一边准备第二支银针,一边吩咐身边心情有些坎坷,又被银针的异常反应所迷惑的水晶。

  水晶乖乖的伸手为陈青云擦汗,此刻她发现,陈青云的额头上还真有少许的汗水。为什么?怎么会扎一针就如此耗费气力,这家伙不会这么中看不中用吧?

  “什么感觉?”

  “除了有点热的感觉之外,并没有痛的感觉!”水虎笑着回答。

  “看来第一针效果还不错。刚刚那针为阳针,属于火的属性。接下来我会在相邻的穴道上刺下阴针,属于水的属性。水和火根本就没有相容性,所以这针下去,痛苦才刚刚开始而已,做好心理准备。”

  说话间,陈青云已经做好了第二支银针的准备,来到水虎的身边,认准穴位后,毫不犹豫的刺了下去。

  又是一分钟才结束。可是这次,水虎有反应了,他的脸色时而白,时而红,牙关也开始咬了起来。看得出来,他在承受着痛楚。

  扎完两针后,陈青云停顿了两分钟,观察着水虎的反应。

  “能够忍受得住吗?”

  水虎从牙缝里面挤出一个字:“能!”

  水晶从侧面看着认真做事的陈青云,突然觉得这家伙认真的时候真的很有味道。如果他能一直保持这个风格,不知道得迷死多少小姑娘。

  认真起来的男人是很帅的,陈青云也知道这点,不过现在并不是耍帅的时候。从开始针灸开始,他就再没有正眼看过水晶一眼。全部的注意力都投放到了水虎的身上。

  水晶看到陈青云的额头再次出现汗水,情况要比第一针还要严重,主动替陈青云擦汗。

  “谢谢!”陈青云看都没看水晶一眼,而是将第三支银针握在手中。

  又是冷落的态度,可是这次水晶居然没有感到任何不舒服的感觉,连她自己都感觉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