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许是白天听到徐舒雅问了她季家的事情,晚上季非夜就顺便跟孟初冬说了一句,没想到孟初冬竟然沉默了。

  “嗯?”季非夜有些诧异的看过去。

  “三娘,你别生气,我有件事瞒着你了。”

  季非夜直觉应该是和季家有关系,当下坐正了看向孟初冬,“那你先说。”

  孟初冬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慢慢开口,“你的事情,其实小舅舅那边一直有在打听,你也应该有数的吧?”

  季非夜点点头,虽说后来她的小舅舅再没给她带过东西,但是当时小舅舅的朋友能一下子就找上门,说明了她小舅舅一直在关注着她家的情况的。

  “其实小舅舅后来家里出了一点事情,他到云林镇找过你,只是我没跟你说,他投了鸿运行的一条船赚了不少钱,后来却叫人蛊惑了,去了成丰行,结果把银子全部赔光了。”

  “然后呢?”季非夜一惊,她的小舅舅对她这个外甥女,可以说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她因为和季家的隔阂,基本不主动去打听他们的情况,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孟初冬给了季非夜一个安抚的眼神,“你听我继续说。”

  “小舅舅当时的情况很不好,他知道你这边有了先皇的封赏,其实就是想找你来安置一下家人,因为分家的缘故,还有你母亲吧,他们一家人在云州那边情况也不乐观,所以就想投靠你一段时间。”

  “我知道小舅舅对你不错,会找到你这边来大概是因为走投无路了,我就问了小舅舅愿不愿意到同州来,然后支助了他一些银子,让他在同州安了家。”

  季非夜阖上双目,复又睁开,眼底有些挣扎,“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夏日女大学生小清新装出行照

  “我到陈州那会儿,其实我也不在,他们是问到了大哥那里,大哥就暂时将他们安置在庄园里,写了信给我,我想着咱们以后怕是会在云京留下来,但是当时云京的情况也不好,就让韩实大哥问了小舅舅他们愿不愿意到同州,然后在同州发展咱们的第二家四季锦织坊。”

  “这事情我本该早点和你说,可是我怕你又对你家那边失望……这种失望的感觉我已经体验过了,很不好受,所以才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提。”

  孟初冬有些小心翼翼的把季非夜的手握住,“三娘,你不生气吧?”

  季非夜缓缓的摇头,“我小舅舅就算是分家,也不至于一贫如洗潦倒到要去投靠我吧?还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孟初冬坐到季非夜身边,“说了你也别气,都过去了。”

  “小舅舅不仅赔了本,还欠了不少钱,借给他钱的也是云州的人,天天带着流氓地痞去小舅舅家门口闹,小舅舅干脆就把宅子什么的全卖了,把钱还了。”

  季非夜舔了舔牙根,她只觉得心里怒意升腾而起,又花了点力气才按了下去,“我……我娘他们就这样视而不见?”

  孟初冬摇摇头,“这我就没仔细打听了,我想小舅舅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在外甥女面前摊开来弄的太难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