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你也认得家师?”凌阳不得不好奇这个宋丫丫的前身,究竟是仙界哪位大人物,又认识自己的父亲,又还知道自己的师父。但她既然认识父亲,却不知道父亲也是来自仙界,这就让他奇怪了。

“几百多年前,有过数面之缘。”宋丫丫淡淡地说,“元阳子倒是个千年不见的修炼奇才,证道成仙,也才百十年时间,就已是金仙境界。可惜为人过于狂傲,与天庭对着干,最后不得不离开天界,重回世俗。”说到这里,她又问凌阳,“你师父现在如何了?”

“还好,几年前又重新回归天庭,如今已是紫微大帝座下翊圣元帅。”凌阳简单地回答。

“哦?这元阳子果真是位牛人,昔日与天庭闹得你死我活,居然还能成为玉虚帝君座下大将,倒是小看了他。”宋丫丫一脸惊讶,但惊讶过后,又笑了起来,“不过这样也好,有你师父罩着,等你去了天界,投靠元阳子,也不至于举目无亲,孤苦伶仃了。”

凌阳面色古怪,听这宋丫丫的语气,想来在天界应该也还有一定的身份地位的。

“我还有事,你且去吧,有事再找我。”宋丫丫转过身去,看着凌峰墓碑,神色幽幽,不知在想些什么。

凌阳见此情况,心里古怪,却不敢多问,只好默默地离去。

……

太阴精叶的威力果然非同凡响,有关喜马拉雅山吉布扎从朝阳大仙手上抢夺了上古先天至宝太阴精叶的消息,如旋风般刮到了每一个山神耳里。而有关吉布扎得到太阴精叶后就准备统领天下群神的消息传来,所有山神都坐不住了。纷纷去找泰山神东岳大帝想办法。

在东岳大帝的神邸里,众神们齐齐坐了一堂,你一言我一言地诉说着对吉布扎的愤恨。

侠以武犯禁,仙界也是以实力为尊的世是,谁的实力雄厚,就容易兹生野心。吉布扎本来就不是善茬,仗着西方教,可没少欺负各路山神。如今又拥有了这等先天至宝,怕是更加嚣张了。

“吉布扎好狠的心,夺人宝物本就令人不齿,居然还杀人灭口。不但把乾阳大仙的府邸给平了,乾阳大仙也被他给镇杀了。”紧领乾阳大山神邸的雾灵山神,义愤填膺。

阳光下的短发篮球女孩

“那乾阳大仙虽然实力不怎样,好歹也是在编神职呀。吉布扎居然如此毫无顾忌?”山神们纷纷惊呼。散仙和在编神仙还是有区别的,在仙界,散仙就好比普通老百姓,但在职神仙就不一样了,那可是供职于天庭的编制神仙,乾阳大仙尽管连官儿都算不上,好歹是端着编制饭碗的神仙,杀害在编神仙,可是大罪呀。

“可怜的乾阳大仙,匹夫无罪,怀璧自罪呀。连一招半式都来不及出,就被直接镇杀了,尸骨无存,魂飞魄散。”雾灵山神悲愤不已。他与乾阳大仙算得上领居,偶有来往,也是知道得最清楚。又把吉布扎在朝阳大仙神邸的嚣张狠辣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那些本来要输送进天界的上百仙娥,全被吉布扎给强行带走了,吉布扎不但杀死了乾阳大仙,连身边的童子都没放过。面对我等山神的拮问,居然不屑得说,天庭算得什么?老子早就投靠了西方教,天庭敢管本神的事吗?唉,若不是昆仑山神和钟南山神同时赶到,我等早就死于吉布扎掌下了。”

众神倒吸口气,乾阳大仙再是实力微弱,好歹也是天仙境界呀,在吉布扎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如何不让至今还停留在天仙境界的山神们恐惧?

何北境内的各路大小山神也气愤填膺地说起了此事,因吉布扎杀死了乾阳大仙,他们不过是指责了几句,威胁了几句,那吉布扎就要对他们动物。若非钟南山神和昆仑山神刚好路过,才惊退了吉布扎,不然后果难料。

众神听得大冒寒气。

乔戈里峰山神武大海更是忧心忡忡地说:“吉布扎投靠西方教,本已猖獗,这回又夺得上古至宝太阴精叶,实力大增,乾阳大仙不过是偶然得了太阴精叶这个宝物,就惨遭毒手。此人拥有先天宝物,简直是如虎添翼,试问,今后咱们遇上,若一言不合,后果岂堪设想?”

众神越发忧心了,揪着胡子长吁短叹。

但还是有不少乐观的神仙表态说:“吉布扎虽然厉害,但我们的东岳帝君也不是吃素的呀。”

众神心神一震,纷纷看着坐在首位沉默不语却神色自若的东岳大帝,心头一松,如抓了救命稻草,赶紧说:“对呀,吉布扎再厉害,可不是还有东岳帝君吗?东岳帝君那可是群神之首。又是盘古五世孙,又得帝君之位,如今又分管九幽地府。实力高绝,众望所归。那吉布扎除了有太阴精叶还有什么?让他给帝君提鞋都不配。”

众神纷纷看着东岳大帝,对呀,东岳大帝现在今非昔比了,想必能够节制那吉布扎。

东岳大帝淡淡一笑:“庸人自扰。吉布扎再厉害,也不过是玄仙修为,玄仙固然厉害,还不被本座放进眼里。”

众神小小安心了一把,但仍是忧心如焚:“帝君说得极是。以帝君的实力,自是不必怕那吉布扎。可那吉布扎如今得了太阴精叶,那就是如虎添翼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