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离开那日,容九没有惊动任何人,五日后,回到了桃花村。

村里覆上一层白雪,显得静谧安宁,看着熟悉的景致,容九脸上扬起笑容。

离开了两个月,终于回来了。

书院已经放假,沈暮每日在竹庐,眺望村口的方向,远远地看见有马车驶了过来,乌溜溜的大眼睛猛地一亮,等马车驶上山坡,朝药庄而来,兴奋地跑下山坡。

容九一下马车,小六小七就围着她转,“汪汪汪”叫得欢快。

“娘亲,娘亲,”一个青色的小团子,“哒哒哒”风一样地冲过来。

“暮儿慢点,别摔了。”

“娘亲,”小家伙抱住了她,仰头道,“娘亲,你终于回来了,暮儿好想你。”

容九想将他抱起来,发现抱不动,两个月不见,小家伙长高了,也长胖了不少。

小家伙也发现自己胖了,娘亲抱不动了,扭捏地在她怀里扭了扭:“娘亲,我长大了。”

容九捏了捏他的脸,发现他小脸凉凉的,脸颊冻得通红:“怎么在外面吹风?”

“暮儿在等娘亲和爹爹回来。”

奶茶妹妹章泽天第一次外拍

“娘亲又不是不回来,外面这么冷,万一冻着了,怎么办?”

“见着娘亲和爹爹,就不冷了。”

李氏听到动静出来,看见两人回来,一脸的激动,欣喜道:“九娘,老三,你们回来了,我昨晚还和你爹念叨,你们怎么还没回来,就要过年了。”

容九脸上露出了笑容:“让娘担心了,家里可都还好?”

“好,都好,临州那边如何了?前些日子还听说,陛下下旨要屠城。”

“虚惊一场,已经没事了。”

“你们回来,我跟你爹心里就踏实了。”

“怎么不见爹?”

“带着安哥儿和睿哥儿,在作坊那边,帮着磨药切药,最近各大医馆催得紧。”

“赶制不出来,就推掉一些,别累着了,”容九问道,“我刚才看见咱们旁边,建了一间砖瓦房,谁家的?”

“宋大娘家的,陆明和月娘大婚那夜,土匪闯了进来,死了一院子的人,宋大娘觉得不吉利,便在药庄旁边,买了块地,起了间屋子。”

那一夜,几乎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那血都把地上的泥都浸红了,想起来就觉得瘆人,也难怪宋大娘心里犯怵。

容九笑着道:“住得近也好,大姐若是回来,串门也方便。”

外面天寒地冻,两人这一路赶回来,李氏担心两人受了寒,吩咐云娘去煮姜汤,然后道:“可不就是天天回来,陆明去了长安,南街那便的宅子太大,她一个人住着,觉得冷清,便跟以前一样,回家住,宋大娘被那晚的事情吓到了,有她回来陪着也好。”

容九愣住了:“姐夫怎么去长安了?”

“说是剿匪有功,朝廷下了旨意,不但张县令升迁了,陆明也被擢升去大理寺任职。”

容九眸光凝了一下,问道:“大姐怎么没跟着一起去?”

“月娘说等你回来商量,你不在,她又走了,担心你大嫂一个人忙不过来。”

云娘煮了姜汤端过来,容九端了碗给沈暮,李氏笑呵呵地去了灶房:“舟车劳顿,喝完姜汤,回屋去歇一歇,娘去杀只鸡,给你们补一补,九娘又瘦了。”

容九一边喝着姜汤,一边问沈丞:“相公,你觉不觉得奇怪,即便姐夫剿匪有功,张县令有意示好,姐夫都不应该升得这么快?”

虽然同是捕快衙役,但一个是地方县衙,一个大理寺,不可同日而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