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所以剩下三十多亿不可能化缘化来,只能靠巴人。这么大的数儿,楚垣夕就算说了算也不可能不跟兄弟们好好唠唠,也就有了这场闭门小会。

“也就是说,基本上要投给小康30亿?包括之前的借款?”

提问的是声叔,他最近憔悴了不少,以目前帝都普通人出行的难度大概率是工作量太大了给累的。

楚垣夕点头哈腰,“没错叔儿,可以这么理解,但是投资小康很赚啊。”

“很赚吗?小康倒是确实从我身上赚了不少钱走……”声叔咕哝了一句,这段时间朱魑椒图都不在,杨苑美和他算是比较了解楚垣夕工作量的,一点也不比他们轻松。

朱魑刚回来明显还没进入状态就被拉来开这么刺激的会,当了半天咸鱼听楚垣夕得呗得说了一通,头都有点疼,这时候就开始问了:“既然这么赚,为什么其他投资人不投啊?我记得小康之前那回融资,估值才30多亿吧?巴人没参加。现在180亿了别人不投,差那么大的缺口巴人给投,这什么情况啊?”

“关于资本市场,你的精力不要用在盯盘上,要多思考!投资分为早期、风险和PE三个阶段,风险越小估值越高明白吗?A轮进不见得占便宜,B轮进也不见得吃亏。这都不懂你看的什么纳斯达克?”楚垣夕立刻开始严厉的批评,因为他发现今天早晨朱魑发的朋友圈画风很不对,竟然评论起纳斯达克来了!

我大A股您都不懂您评论什么跨太平洋的股市啊您?

朱魑很想顶一句:“就你懂?”但是想到楚垣夕操作特斯拉股票买卖的战绩,她怂了……

当然,朱魑的问题还是需要回答的。楚垣夕振振有词的说:“别的投资人不投也是很正常的,市场上通常不会只有一个声音,不然也就不会产生交易了,天天要么涨停要么跌停。至于为什么别人不投小康的B轮……因为他们没有内幕啊。”

声叔先是松口气,生怕朱魑不知道好歹。巴人奶小康那不是楚垣夕早就预谋好了的么?这都憋了两年了,你现在问为什么是不是晚了点?旋即,听楚垣夕说到“内幕”这个关键词,不但是他,连杨苑美和椒图也支棱起耳朵。

这个表现让楚垣夕很满意:“所谓内幕,就是不能跟外人说的事情。你们知道国家科技专项基金吧?”

粉红色少女情怀

见他们都摇头,楚垣夕也不卖关子了,“这个基金小康是有资格申请的,用于部署数据中心。数据中心一个几亿到几十亿,之前小康向巴人拆借了一笔钱已经开始部署了,这事我告诉过你们对吧?第一个中心是花自己的钱,第二个就要向国家申请扶持了,这是很大的一笔资金,而且是不需要记账的资金。”

“能申请这么多?”

“小康有资格申请?”

“什么时候能申?”

在所有资金中,最好的就是别人送给自己,不需要还的资金,差相仿佛的就是不需要记账的资金。巴人的联合创始人们好歹也是几百亿大企业的联合创始人,这点道理还是懂的,顿时七嘴八舌起来。

楚垣夕立刻双手下压,沉稳的回答:“当然能了,小康有功啊,去年底破解区块链诈骗一案,功劳是算在小康头上的。今年又提交了社区管控软件,这个资历去申请经费,我们优势很大。而且小康的区块云独树一帜,国内没有可以比肩着,国际上其实也没有,我们这个才是真正的新兴科技前沿技术应用啊,申请扶持名正言顺。”

这话可能不见得所有人都能听懂,因为所谓的前沿技术在曹翔嘴里并没什么了不起的,游联网并不是他技术能力的体现。要不然为什么他有过几次想法呢?能够充分使用他的技术的项目才是实现他梦想的第一选择。

但是这个模式配合上小康对云计算进行的商业革新,从模式上是绝对独一无二的。

而且别人想追也不好追。第一是开发时间,“没什么了不起”的技术开发起来也最少需要大半年,还未必能够实战。第二技术研发出来之后实战怎么落地又是问题,放眼球也就是阿里有链路照搬的能力,但是搬给谁呢?这又是新问题。

总之楚垣夕这一整套玩法是给小康量身打造的,只要不是盘山寨小康的,就算阿里把血累吐出来也没法100%契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就是独树一帜。

“而且你们可能知道我新招了个顾问,叫梁可年。他预测国家近期就会推出新的刺激方案,而且5G相关产业肯定在刺激范围内,云计算首当其冲。这都是政策红利,这种钱是国家政策推动必须要花出去的,明白吗?”

实际上这也是之前楚垣夕没有选择租赁云资源去适配小康区块云的原因,如果租赁云资源,理论上对小康来说更经济,但并不实惠。因为租赁云的企业和自建云的两个企业,以数据中心部署的名义去申请国家专项基金,那简直就没眼看了。

只听楚垣夕说:“所以,现在投小康是稳赚,A轮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好的形势。要不然为什么估值涨了呢?当然是因为值这么多钱了,我楚垣夕做融资,什么时候在开价上黑过投资者啊?”

这话说的让声叔有无数大糟想吐,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过去他们都是站旁边看楚垣夕怎么坑机构投资者,起初看起来都像是史前深坑,最后发现原来不是坑,不但不坑还赚了,品一品别有韵味呢。

结果这回自己坐在可能被坑可能赚的位子上了,这叫薛定谔的坑!

其实楚垣夕还有一条没有说,那就是这个经费对小康和对别的云计算企业来说不一样,第二个云计算中心对小康来说并不是必须的,属于一项生意。因为小康的云算力今后主要来自用户的手机闲置算力,连第一个数据中心在区块云启动平稳之后都不再是必须的了,都需要向外租赁算力,更何况再建一个呢?

至少以目前的业务模式不是必须的,几个亿花出去,最后都要转为固定资产投资的方式赚回来。因此一切顺利的话这个生意就变成了无本的生意,大大的好!

然而朱魑又不懂了,而且是把不懂掉了个180度:“那我更不明白了,这么好的投资,为什么不用巴人的钱包圆了啊?咱账上有的是钱啊。”

楚垣夕顿时冷笑:“你真的不适合做投资,朱魑你听我的,赶快别想这些了。投资的精髓在于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你是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更贪。”

然后他把脸转向别人:“为什么巴人不包圆,你们的看法,大胆的说!”

这下谁都不吱声了,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椒图挠着头说:“要是我是楚垣夕的话,我肯定也给投资人开放,这么好的项目,谁想投进来,都得给我上点贡吧?放他们10亿的份额,给个10%小费就是一个小目标呀!这买卖做得?”

“椒图你真是个天才哦!你怎么不九出十三归啊?给你做总裁培训简直就是浪费!”楚垣夕心说我这么丰富的融资经历,我就没见过一回投资者给创业者送钱才能投进去的!可能真是老夫太单纯了!相反创业者跟投资人勾结起来给回扣吃黑钱的我倒是见过,这叫基金经理割母基金的韭菜。

当然椒图这肯定是在开玩笑的,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得承认就算楚垣夕要搞钱也不用通过这么low的方法搞,这不是搞钱而是搞笑。

楚垣夕不得不喝口水安慰一下自己干渴的喉咙,然后才说:“这叫用份额绑定投资者,到时候有需要好向他们开口,对吧?小康A轮要是没有开放给徐欣,后来生鲜货源被人断供的时候怎么搞?结果直接一个电话,徐欣就给调剂好了,整个一二月份就没出漏子。海易基金的顾鸿茹,A轮就投了一点点,但是给我介绍多少人才啊?这都是利益绑定的结果。

再往前说,当初巴人也可以不融资,对不对?融资的时候TCG都已经进钱了。但是要不给郑德开放投资,后来政策卡版号的时候咱们《乱世出山》能上的了线吗?你们不想想?当时国内游戏圈哀鸿遍野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我要是之前贪一下,不开融资,那个时候咱巴人内部就是愁云惨淡。

那种环境还想国内上线在当时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交给企鹅或者渣易代理,他们手里有活动的版号还能挪用。那样巴人也就不是现在的巴人了,后面完不一样,说不定会被企鹅兼并,这是你们想要的么?让郑德赚咱们几亿换一个版号值不值?”

至此这个闭门会简单结束,没想到会后杨苑美找了楚垣夕,说何娜美也出来了。

“出来了,那可喜可贺啊,你转达我的祝福?”

“谁让你祝福了!”杨苑美心说您那叫祝福吗?您那叫诅咒好不好?“你现在人脉那么广,帮娜美推荐个工作啊?”

楚垣夕倒是理解杨苑美的这个需求,毕竟是进去过,而且一进就是两个月,这个经历要不要写进档案里边楚垣夕不知道,但是做背景调查的时候肯定能够查出来。

查出来就不好找工作了……

而杨苑美则缺乏人脉。论人脉她肯定也有点,但都不适合何娜美,巴人这边肯定不会何娜美她二进宫,这事她也就不用再问楚垣夕自找没趣了。如果巴人不行,她能调动的都是影视传媒圈的人脉,对何娜美帮助实在有限。

没想到楚垣夕说:“哎你可问对人了,阿哑,他进维品汇了,当运营总监。你让娜美直接找阿哑。”

杨苑美差点爆出一句WTF,心说这俩人差着6岁,有俩代沟,好不容易分开了您还给往一块凑呢?

然而楚垣夕这是成人之美,他是知道当初阿哑追过何娜美的,可惜完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不然当初他也未必会辞职并且潇洒的开始一段新的冒险。

29号这天是周六,开完这个闭门会,楚垣夕百忙之中能够消停一会,看看新闻。这段时间有很多公司发布2019年的财报,比较惹人瞩目的是百度财报一片大好,利润和用户双增长,连带着爱奇艺的净亏损也大幅收窄。

其中好看视频是一个显著的亮点,缺乏内容基因的百度最终在视频自媒体领域找到了新的增长引擎,把内容课狠狠补上一大截。

不过更加吸引楚垣夕注意力的是百度的策略,他们已经开始学习头条系的先进经验了。头条系号称APP工厂,百度现在也大有在APP矩阵上大量铺开筹码的趋势,战投了不少已经初具形态的APP,同时开发智能小程序弥补自身功能短板,构建起比较丰富的生态闭环。

特别是小程序相关的节略让楚垣夕看了半天。小程序对百度的意义可比对支付宝大多了,因为百度的主要身份还是一个流量贩卖者,而阿里是彻底的流量自用者。企鹅以前也是流量贩子,后来建立起庞大的游戏帝国之后,逐渐转为流量自用。

从流量的角度,其实头条系也在走企鹅的游戏路,只是贩卖流量无法支撑起更高的估值,正在开启自用的进程。而百度学的则是企鹅的小程序之路,这条路难走,不但要技术,还需要运营,但它是正路。

小程序对流量贩子来说意味着能够打通诸多服务商的分发和连接,拓展自己的商业维度,不仅是给C端用户提供服务,也给B端的服务商们制造生态。只是在企鹅已经先走一步的情况下,以百度的体量走这条路布满荆棘罢了。

楚垣夕之所以重视这个,恰恰是因为这是小康很长时间内无法情投入的商业领域。当百度选择开放的时候它就能够成为生态的建造者,而小康本身就是半封闭的,如果没有AI群主这套企业服务和接口的开放就是一个彻底的封闭王国。

因此小康想要连接更多的企业,向他们分发流量,还有很多需要探索的东西。

昨天的新闻精彩,今天的也不俗,比如楚垣夕看着看着就刷到一条,米国居然跟塔利班签约停战了?

这时正好声叔过来找楚垣夕聊聊电影那边的事情,正好也看见这条,当时就糊涂了:“米国跟塔利班签约?塔利班有好几个呢,互相不统属,有些还是死敌,除非都签字不然完白给啊。”

“哈,你还当真了?”楚垣夕心说这个大坑川皇想靠一纸和约跳出去是不可能的,这是没有呕心沥血的觉悟啊。“你想想这都快十九年了,每年三四百亿的军费,这是多大的蛋糕,今天你想签个停战协议就班师回朝,利益集团能干?”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下划拉,看到新闻评论里边有一条特别精彩——塔利班:“没人比我更懂谈判,什么叫极限施压啊(战术后仰)?”

“咳,我就是想啊,塔利班炸公路打飞机杀大兵取乐结果签停战协议,库尔德为米国爹鞍前马后忠心耿耿结果被卖得裤衩都不剩,网红库尔德女兵分散突围被直播排队枪毙,怪惨的。”

声叔说完,递给楚垣夕一份打印纸,是他对两部电影和几个综艺做的立项计划。其实综艺的立项计划原本不该他来做,但是因为综艺和电影都要使用巴人的资源,有些综艺还需要小康冠名,所以必须要统合起来,组成一个盘的计划,因此重任都交到声叔肩上了。

综艺其实还可以往后拖一拖,因为和其它计划没有很大的关联,但两部电影都到了必须立项的阶段。声叔都已经开始做剧本了,严格来说这个顺序是不对的,正确顺序是先找导演,导演和剧本策划以及编剧一起开会,开个十天半个月的,把概念先整清楚了,然后才能做剧本。

否则直接丢给导演一个剧本,那只能是请个新手导演或者执行导演。

但是小康大电影《我服了》恰好可以容忍这个搞法,相当于“定制”一部电影,所以先做剧本问题没那么大。

正在这时,楚垣夕微信置顶的几个人里有人发来消息,他赶紧看了一眼,居然是张铭?

只见张铭问:最近我们集团计划对影视传媒公司进行大规模投资,巴人传媒什么情况?

楚垣夕看声叔还有回避的意思赶紧一招手让他坐旁边,对声叔说:“这没有保密的必要,正好你帮着参详一下。”

然后他问张铭:是财务投资还是战略投资?

张铭:当然是战投。

楚垣夕:巴人传媒吧,暂时没有接受战投的价值。我小康正融资呢,你要战略投一下小康我倒是可以接受。

声叔顿时不解:“为什么呀?”

“当然是因为他没有和便利店相关的战略了。”

————

一个多月没感谢了,抓住机会感谢一下……

感谢遥望x大佬的大额打赏。

感谢书友150820005022528、kinsin、书友161024052217635、爷为妮吸烟等几位大佬的大笔打赏。

感谢换个角色看世界、雅豹、非一般简单、森气猪、猛牛血糕、范亚瑟王、爱这书、Anderson先生、saynol、铁人、霸神无极、冰缘心、星空晚辰、Jovi621、怀淮玄轩、默读人生、8625687、缘来是梦、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王子很小和几位数字ID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