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时了了觉得他这话说的奇怪,不过,教室近在咫尺,上课铃马上就响,她便没有再问。

跳下车子和季璟说再见,等他离开便快速进了教室。

凌初姗凑过来,遮不住满脸八卦,“又是英语老师送你来的?”

“瞎说,碰上了。”

时了了把书包塞进书桌,从里面拽出一会儿要用的物理课本。

“哟,那我怎么遇不上啊?”凌初姗碰了碰她的手臂,一脸戏谑。

时了了无语,除她之外班里所有学生每天要到学校进行早读,她是特别跟老师们请过假的,因为要照顾时间和时代,时了了实在早来不了,不过,老师的话也很明确,只要成绩下滑到五名以下就必须来早读。

凌初姗又讲了两句话上课铃就响了,老师从外面进来,时了了搓了搓脸,打起精神仔细听课。

昨天季璟说,读书、高考、念大学只是人生中占比很小的一部分,可是,不管占比多么小,都还是要先努力的把书念好。

校长办公室。

王校长端坐在椅子里,看着旁边另一位李校长将一杯泡好的茶送到季璟面前,笑容可掬的问:“季少,在学校里还适应吧?怎么样?那群孩子皮不皮?”

王校长皱着眉,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只是还尽量保持着脸上的镇定,但脸上的肌肉却一阵阵抽搐。

魅力放松一下午的美好时光

他是主管教育的校长,学校的师资不归他管,可是,他越看季璟就越觉得不舒服,区区18岁,没教师资格证,没心理专业知识,甚至连耐心都没有,就凭一张脸,一张麻省理工的毕业证就想来教学?

儿戏!

笑话!

就在这时,季璟喝口茶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他从小游历甚广,因此虽然年纪不大,可为人处事、洞察人心却很有一套。

此时,不用想他也能从王校长的脸上分辨出什么。

只是,季璟本人平时看起来对谁都温文尔雅,可一旦有所执念,便绝对不达目的不罢休。

“多谢李校长关心,一切都好。”

李校长满意的点头,“好,好,这我就放心了。那还有什么需要的吗?有需要的尽管跟我说,我来解决。”

王校长看着李校长的殷勤气的只想骂娘,他的尖子生班啊,妥妥的一班人才,就这么被糟蹋了!

“没什么特别需要的,只有一点,我上课属于自由课堂,形式丰富多彩,课堂环境也十分自由,就希望我上课的时候不要有人来打扰就好了。”

“就这样?”李校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季璟微微颌首,李校长立刻抬高声调抑扬顿挫的保证道:“季少放心,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那就最好不过!”

“好,好,那这样,季少还有一件事,”李校长小心的跟季璟打着商量,“这不刚过了期中考试吗?我们准备给高三的学生们做一次激励、动员,季少和他们年龄差不多,能不能给大家做一场演讲?”

季璟闻言扬了扬眉,倒是有点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