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六道轮回结界,红霞流淌。

一袭白衫,一袭黑衫,悬浮于苍穹穹顶两侧。

无数大道法则,游走交织,在这片世界之内化为一条又一条长河。

这是一座完整的世界。

更是一座无垢的神域。

而韩约,就是这世界的“神”!

雷云子闯入大泽,飞速逃离,便是因为他看到了这里密密麻麻的大道法则,如果他再晚片刻逃走……很有可能就会被大道法则直接囚住,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呵……这下清净了。”

白衫书生瞥了眼雷云子逃离的方向,轻笑一声,好整以暇地捋了捋衣襟上的褶皱,还有紊乱的发丝。

在他看来,刚刚那位浑身散发红拂河执法气息的涅槃,不过是跳梁小丑,若真想干预自己与宁奕的这一战……捏死便好!

宁奕则是无暇顾及那位陌生的红拂河涅槃前辈。

送走宋雀夫妇,便是为了让自己能够专注。

齐刘海篮球萌妹青春活力照

即便有三特质的加持,今日这战,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韩约掌控了六道轮回,哪怕不圆满,也是一座世界,这一战,他提前透支了自己通往不朽的“大机缘”。

决不能输。

无论是宁奕,还是韩约,都有着必须赢下这一战的理由,决心,毅力。

“其实我早就料到,你我之间,会有这么一战了。”

白衫书生虽是男人,但此刻捋发的姿势,却甚是阴柔。

宁奕蹙起眉头。

琉璃盏内千万众生,在一人身上显现百态,雌雄难辨,阴阳不分。

这其实是一具“圆满”之身。

琉璃盏,归根结底是佛门的无上圣器,其中内蕴佛性,以及无上玄妙。而传闻远古的佛门菩萨便是男女兼具。

真正修至圆满的古佛,已经超越了所谓的“男女相”。或许现世真身乃是男身,但化身却是任意身,一念之间,想化男身,便是男身,想化女身,便成女身。

如今的韩约,已经有了“菩萨”之相。

若要以修为境界,杀力来论,那些远古的菩萨,真要与修成六道轮回的韩约相比……未必能胜之。

天地灵气枯竭,远古大能修士的辉煌已经难以重现。

但难以重现的,是古代征战时期的盛大规模。

后代大世依旧有惊艳天才辈出,像是五百年前的陆圣,太宗之流……无论放在哪一个时代,都是无敌的存在。

当然,陆圣太宗这样的人,数量越来越少。

今日的韩约,单单凭借这座“六道轮回结界”,已经足以与当年的五人齐名,比肩!

鬼修这条道路,他便是最高的大山。

即便是当年惊才绝艳的余青水,也远远没有走到他的高度!

而此时此刻的宁奕,同样站在这个高度上……历代执剑者的路,都不好走,而宁奕的路,尤其艰难。

“在天都客栈,你应该杀了我。”宁奕平静道:“那是你最好的机会。也是你最后的机会。”

韩约洒然一笑。

他抬起一只手掌,掌心光芒涌动,虚空裂开层层阵纹,一柄朴实无华的,被数层光华笼罩的剑鞘,悬浮于空中。

稚子剑鞘。

“有时候,连我都羡慕你的气运。”韩约掌心轻轻抵着稚子剑鞘,

呢喃笑道:“你说,若是叶长风不来,你是不是已经死上一万回了?”

宁奕沉默着注视那柄悬浮虚空中的剑鞘。

自己,今日便是为了取回稚子而来。

“我依旧会活着。”宁奕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的道心稳如磐石,并未因韩约的妖言动摇一丝一毫。

韩约是一个为求胜利,不择手段的鬼修!

对决宋雀夫妇之时,他便借用了甲子城为挡箭牌……他知晓一个人心中的执念,也知道一人最难战胜的,乃是自己的心魔。

对于宁奕而言,在叶老先生庇护下,踩踏琉璃山的那段岁月……并不是什么心魔。

“不老山,我以十境胜了桃花。”

“我借细雪,斩了雪灾。”

“无论再来多少次……结局都不会变。”宁奕淡淡道:“韩约……你应该最清楚,琉璃山杀了我多少次?为何每次都失败?难道次次都是因为我运气好么?”

“不要自欺欺人了。”

“我……才是你的心魔吧?”

此言一出。

书生的笑意僵滞一刹,他的脸色旋即恢复如常,但心境则是一瞬间阴沉下来。

宁奕说得……太对了。

被稚子剑鞘封在琉璃山内的那段岁月,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杀死宁奕,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这个弱小的剑修,成为自己心中的阴翳……随着这个年轻人飞快的成长,自己心中的阴翳也越来越大。

宁奕就像是一个杀不死的蛆虫。

一根怎么碾,怎么折,都除不掉的杂草。

韩约思绪驳杂的那一刻。

宁奕直接拔剑了!

这是生死一战,他可不会给韩约一丝一毫的机会,先前韩约想要用言语破自己心境,但反被自己破之。

“轰”的一声。

六道轮回结界,数千条大道法则,如锁链一般,在宁奕拔剑的那一刻,便缠绕而上,“凝滞”的法则刚刚落在宁奕身上,便被汹涌澎湃的神性燃烧殆尽!

这座世界的法则——

对宁奕不起作用!

韩约执掌着这片天地内的一切。

而宁奕则是执掌着自己。

韩约当这片天地的神灵。

宁奕,做自己的神灵。

当书生回过神来,眼前已经被铺天盖地的剑芒遮住——

“唰——”

细雪剑锋,暴燃起混沌光芒,一道剑芒直接砸下。

一力降十会!

宁奕完抛弃了自己修行臻至化境的剑法,在这一刻,根本不需要什么精妙的剑法,越是精妙,越是容易被大道法则阻拦,复杂玄妙的剑术,中间但凡出现一丝一毫的偏差,威力便会下降一大截。

他极其粗暴,极其简单的一斩。

反而让韩约无处可躲。

书生神情一沉,以心声默念二字。

“归虚。”

铺天盖地的剑芒,从书生的天灵盖上一斩而过,宁奕神情陡然一变,自己的这一剑,用势太猛,完没有考虑过失手……也正因如此,落剑之势无法收回。

这一剑。

竟然穿透了书生的身躯。

在心声“归虚”开口的那一刻,韩约的肉身似乎羽化一般,融入了虚无,而在宁奕剑气掠过之后,他一瞬重归真实。

这便

是执掌天道的能力!

他此刻展现的神通,已经远非常人可以理解。

韩约一只手掌,按在宁奕额头之上,掌心迸发出至阴特质!

“咔嚓”一声。

在这一刻——

书生瞳孔收缩,他本想直接击碎宁奕的眉心神海……但肉身接触的那一刻,他却感受到了一股极其磅礴,磅礴到让自己战栗的力量。

在这一瞬间。

韩约观想到了宁奕神海的真实存在!

有三股不朽特质,交缠着抵在一起,化为了一股崭新的神灵之力,那股力量在精神层面碾压了凡俗的认知,但极其微弱,像是风中颤抖的一缕烛火,随时可能会熄灭。

韩约在这一刻明白了前因后果!

这个早该死在北境大荒的家伙,因为自己最后那股“至阴特质”冲入神海的杀意,反而因祸得福。

这股三特质变异之力,正是他能在六道轮回结界,依旧保留自己力量的原因。

至阴特质的冲杀之力,撞入宁奕神海,被更加猛烈的冲撞回来。

来不及归虚的韩约,面色陡然苍白,喷出一口鲜血,在穹顶倒掠出数里,堪堪悬住身形。

宁奕的面色也不好看。

他的额首覆了一层寒霜,生字卷缭绕之下,寒霜才徐徐消散。

韩约的至阴特质,在一瞬间弥漫开来,铺满自己身。

宁奕抖了抖衣袖,后背,肩头,浑身都结了冰碴子,咔嚓咔嚓破碎,往下簌簌坠落。

如果不是韩约伸出一缕神念,想要击碎自己神海……刚刚的那一杀,恐怕就够自己喝上一壶的。

太大意了。

宁奕完没有想到,融化一座世界,重铸天道法则,竟然会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刚刚的“身化虚无”……等同于是韩约无视了所有的物质性杀力。

想要击伤韩约,便要在韩约出手的那一刻,予以反制……在他脱离化虚状态下,重创他的肉身。

让宁奕最头疼的,便是他无法摸透,此刻身为六道轮回结界主人的韩约,还有什么其他神通。

数百道大道法则,化为辉光,将书生团团围住。

与“生字卷”一样,他炼化着大泽生灵,为自己无穷无尽地填补着力量。

宁奕攥了攥细雪,他抬起头来,一直凝聚的巨大血球,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缩水了一半……这座世界的法则意志,被韩约一点一点炼化掌控,山字卷的合拢之力,在自己对战之时,无暇分心照顾,这大泽生灵的血气,便在悄无声息之中,被韩约重新窃走。

此战,不能久拖。

宁奕望向韩约,白衫书生在一击受挫,倒掠数里之后,忽然一反常态,不再主动出击。

韩约已经摸清楚了自己的底牌。

他看到了自己神海的变异,知道自己也极限透支了涉及“不朽”的力量……韩约的打法,必是拖延下去。

这是一场气运之战。

双方都在极尽升华,其实到了这一步,真正要分胜负,不过须臾之间……但韩约明显不准备这么做。

这一战的代价太大。

他输不起。

所以……他想要赌一把。

他想赌一赌,究竟是自己这片大泽数万生灵的血气先耗完,还是宁奕神海内那一小缕的变异力量先殆尽。